<ins id="1jttx"></ins>
<cite id="1jttx"></cite><ins id="1jttx"></ins><progress id="1jttx"></progress><ins id="1jttx"></ins>
<cite id="1jttx"><noframes id="1jttx"><th id="1jttx"></th>
<thead id="1jttx"></thead>
<ins id="1jttx"></ins>
<ins id="1jttx"><i id="1jttx"><address id="1jttx"></address></i></ins>
<ins id="1jttx"></ins>
<progress id="1jttx"><i id="1jttx"></i></progress>
<address id="1jttx"><del id="1jttx"></del></address>

對越反擊戰 虎將廖錫龍

  1984年感動中國的人物,當年老山前線的虎將,如今的中央軍委委員,總后勤部部長,鷹派少壯將領,廖錫龍上將。敝人佩服之,故列為群英傳之首,如有出入,還望各位讀者大大海涵!!

  廖錫龍當兵所在的步兵第九十一團(1969年11月25日由原17軍49師149團改編)是一個富有光榮歷史的團隊,是一個英雄輩出的團隊,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有代表性的團隊,是一支戰無不勝的團隊。幾十年來,在這個團隊里,鍛煉起來的任職師以上的干部數以百計,被譽為“將軍的搖籃”。第一任團長汪家道,和第十三任團長廖錫龍是他們當中的杰出代表。

  筆者有幸在1977年參軍來到這個英雄的團隊,并被幸運地分到了廖錫龍當兵時所在的連隊——91團2營4連。由于廖錫龍在該連當兵時就很出色,干部和老兵們常常提到他來鞭策新兵們苦練軍事技術。

  1979年中越戰爭后,廖錫龍在該團任團長時,我在司令部作訓股任參謀,又親自目睹了廖錫龍的指揮才能。1981年至1982年,我到南京政治學院讀書,回到91團后任3機槍連和步兵第二連指導員,廖錫龍已從解放軍軍事學院畢業回部隊任31師副師長,在一次由他指揮的演習中,我又經受了他從嚴治軍給我們帶來的“巴頓式”的嚴厲。

  1984年,攻打者陰山后,我團又奉命老山作戰,當時廖錫龍已是第11軍的軍長了,而我在步兵第二連任指導員。我團在他的指揮下攻打越軍觀察所,襲擊越軍A1據點。

  前幾天在舊書攤上買了一本《中國九次大發兵》,內有一篇文章《兩山大血戰——一個從者陰山戰斗中走出來的中國新一代將軍》的文章寫到廖錫龍從小就練得一手打獵的好本事,少年時他在山上追野兔,丟掉了一根手指頭。回家后翻開步兵第145團4連連史,發現連史記載的情況是,該連隊施工時,廖錫龍因銷毀雷管而負傷,便寫了《廖錫龍將軍手指是怎樣致殘的》在網上發表。這幾天細看連史和91團團史,發現廖錫龍將軍的事跡在連史和團史上出現多次,聯想到在部隊時所知道的廖錫龍的情況,覺得廖錫龍確實有傳奇色彩:如打死野豬、“刺殺標兵”、班盆河捕俘襲擊作戰等,筆者認為應該把這些發生在廖錫龍身上的故事寫出來,否則這些資料掌握在手中太可惜。

  現將《廖錫龍將軍手指是怎樣致殘的》一文列為《傳奇廖錫龍》之一,以后再陸續寫一些我所知道的傳奇廖錫龍的傳奇故事,以饗讀者。

  廖錫龍傳奇之一 廖錫龍將軍食指是怎樣致殘的?!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中,現任總后勤部部長廖錫龍上將右手食指斷了一節,對此事有多種傳說,并帶有一層濃厚的傳奇色彩。

  四川文藝出版社1992年出版的《中國九次大發兵》(作者:沙力,閩力)一書中有一篇名為《兩山大血戰——一個從者陰山戰斗中走出來的中國新一代將軍》的文章寫到:“廖錫龍從小就練得一手打獵的好本事,少年時他在山上追野兔,一天最多從山上打下十幾只,為了追野兔,他還丟掉了一根手指頭。”

  80年代末,一篇介紹軍事學院在新的時期中如何把李良輝、廖錫龍這樣的軍隊基層中走出的人才培養成了我軍的高級將領的文章中,在介紹廖錫龍時,提到了他的食指致殘是在當班長時,為執行銷毀雷管的任務因救戰友而造成的。

  筆者曾在廖錫龍當兵時所在連隊(步兵第145團,1968年12月改編為91團)4連服役,現在手中還有一本1965年該連編寫的《步兵第145團4連連史》,連史1964年篇中這樣記載:“在整個施工中,我連基本上做到了安全作業,未出現人身事故,但也有血的教訓,望從這一事故中汲取教訓,切記!切記!——八班長廖錫龍同志,在9月3日給民工放炮時,剩下一只雷管,未經請示私自銷毀,因導火索過短,未能及時拋出,在右手中爆炸,食指致殘。”

  筆者認為,《兩山大血戰——一個從者陰山戰斗中走出來的中國新一代將軍》一文中,提到廖錫龍在當兵前打獵為追野兔,丟掉一根食指的說法顯得荒唐。試想,右手斷了一根食指(這可是扣動槍扳機的手指啊!)還能在58年參軍,這對一個山區的農民孩子來講,是不可能的。

  第二種說法還有一些依據,因為廖錫龍當時是班長,在該班單獨執行任務時,班長把危險留給自己去銷毀雷管是可能的。

  但筆者認為,連史中的記載才是真實可信的,因為寫這本連史時是1965年,該事件過去不足一年。同時,連史中還記載了1961年至1963年廖錫龍都是“五好戰士”,但64年的“五好戰士”中卻沒有他,這或許正好與此事有關;在1963年“特等射手”和“投彈能手”中有廖錫龍,而在64年,該兩項名單中沒有廖錫龍,“優等射手”中卻有他,這說明廖錫龍右手手指致殘后影響了其軍事技能的發揮。

  當然,在右手手指致殘后,還能上連隊“優等射手”的名單,可以想象廖錫龍將軍的射擊技術是很過硬的!后來,筆者在該團作訓股當參謀時,時任團長廖錫龍和時任參謀長傅忠誠比賽手槍槍法,廖錫龍仍然打得很準,但他是用中指扣動的扳機。

亚洲成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