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1jttx"></ins>
<cite id="1jttx"></cite><ins id="1jttx"></ins><progress id="1jttx"></progress><ins id="1jttx"></ins>
<cite id="1jttx"><noframes id="1jttx"><th id="1jttx"></th>
<thead id="1jttx"></thead>
<ins id="1jttx"></ins>
<ins id="1jttx"><i id="1jttx"><address id="1jttx"></address></i></ins>
<ins id="1jttx"></ins>
<progress id="1jttx"><i id="1jttx"></i></progress>
<address id="1jttx"><del id="1jttx"></del></address>

陳炳德:總參謀長在美國國防大學發表演講

  尊敬的朗杜將軍,各位朋友:

  下午好!我這次應參聯會主席馬倫將軍的邀請,對貴國進行正式友好訪問,主要目的是落實胡錦濤主席和奧巴馬總統關于共同致力于建設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的中美合作伙伴關系達成的重要共識,推動兩國軍事關系有新的發展。貴國的國名在中文中恰巧和“美麗的國家”是同一個詞。在這個繁花似錦的季節,我領略了貴國美麗的自然風光和人民的熱情友好。今天,來到久負盛名的美國國防大學演講,我更加感到心情舒暢!

  各位朋友,94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17年5月18日,貴國總統威爾遜簽署了《選征兵役法》,動員全國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這場戰爭給人類帶來了空前災難,也開啟了世人穩定大國關系、追求持久和平的艱辛探索。近一個世紀的戰爭與和平值得我們深入反思,世界人民期盼著一個和平穩定的美好前景。

  中國和美國,一個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一個是最大的發達國家,都擔負著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的重大責任。站在21世紀第二個10年的起點上,能否構建起穩定和諧的國際關系模式,是我們共同面臨的時代課題。我們正處于一個歷史性的選擇時刻。胡錦濤主席和奧巴馬總統決定共同致力于建立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的中美合作伙伴關系。兩軍關系作為兩國關系的重要組成部分,面臨著新的發展機遇。今天,我演講的主題就是落實兩國元首達成的共識,推動中美軍事關系有新的發展。重點闡述三個方面的內容:一是新形勢下中美軍事關系應具有的基本特征,二是推動中美軍事關系新發展的基礎條件,三是發展中美軍事關系的方法途徑。

  各位朋友,建立與中美兩國合作伙伴關系相順應的軍事關系,必須擺脫舊的思維定式,著眼時代發展,以全新的視角規劃好中美兩軍關系的發展方向。新形勢下中美軍事關系應該具有以下基本特征:

  第一,尊重和照顧彼此核心利益與重大關切,而不是將自身的意志強加于對方。相互尊重是真誠合作的基本要求,不平等的合作只能是權宜之計,注定是脆弱的。2009年奧巴馬總統訪華期間雙方發表的《聯合聲明》明確指出,“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對確保中美兩國關系穩定發展極端重要”。中國的核心利益:一是中國的國體、政體和社會大局穩定;二是中國的主權、安全、領土完整和國家統一;三是中國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基本保障。這些都是不容侵犯的。在這個重大原則問題上,我們始終是堅定不移的。

  第二,增進戰略互信、加強對話溝通,而不是彼此猜疑。國家間關系起始于需要,成長于信任。增進戰略互信,是確保中美關系長期穩定發展的重要基礎。偉大的科學家愛因斯坦曾經說過:“一切人類和平合作的基礎首先是相互信任。”近些年來,中國國力迅速增強,有些人對中國國防和軍隊建設無端猜疑和渲染,鼓吹“中國威脅論”。這不但歪曲了中國的戰略意圖,而且也損害了中國的國際形象,影響了發展中美兩國兩軍關系的政治氛圍。我們要充分發揮各種溝通渠道、機制的作用,積極開展多層次、多領域的對話,不斷加深彼此了解。

  第三,以增進共同利益為內在動力,而不是謀求單方面的競爭優勢。在和平與發展的時代潮流下,中美之間相互依存日益增強、利益交融前所未有,只有以增進雙方的共同利益為基礎,中美兩軍關系才能獲得源源不斷的發展動力,才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歷史表明,如果兩個國家開展合作的目的是借以謀求有利于自己的競爭態勢,那么這種合作就是一種“零和”游戲,雙方關系就會呈現螺旋式下降的發展軌跡,是難以持久的。

  各位朋友,新的形勢下中美軍事關系能否得到新的發展呢?我的答案是明確和肯定的。

  首先,利益交融為雙方建立相向而行的軍事關系奠定了客觀基礎。中美兩國都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在維護世界和地區和平與穩定中肩負著共同的責任,兩國在安全、經濟、社會、能源、環境等領域廣泛開展了積極合作。正如奧巴馬總統所說,中美在經濟上“誰也離不開誰”。可以說,中國改革開放取得的巨大成就離不開中美關系的穩定發展,而解決重大地區和國際問題美國也離不開中國的支持與合作。中美兩國“和則兩利、斗則俱傷”,應當成為我們的共識。

  其次,不斷增多的共同安全關切,為兩軍積累互信、攜手共進開辟了廣闊空間。當今世界,既面臨前所未有的機遇,也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恐怖主義、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跨國犯罪等非傳統安全威脅依然存在,本·拉登被擊斃是國際反恐斗爭的重要事件和積極進展,但恐怖主義滋生的土壤并沒有消除,國際社會應進一步加強合作,共同打擊恐怖主義。同時,氣候變化、糧食安全、能源資源安全、公共衛生安全等全球性問題進一步發展,一些局部沖突和熱點問題久拖未決,給世界和平與發展蒙上了陰影。面對人類的共同威脅,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可能獨善其身,也不可能單獨應對,各國只有團結協作才能謀求共同安全。中美同處亞太地區,有著共同的安全關切,兩軍有理由、有責任、有義務加強溝通、深化合作,共同構筑和平穩定的良好環境。

  第三,中國堅定不移地走和平發展道路,愿與美方共同建立健康、穩定、可靠的兩軍關系。中國作為發展中大國,其發展前景是當今世界的熱門話題之一。美國朋友十分關注中國的未來發展,有的還對中國今后如何運用力量存在一定疑慮,這主要是因為歷史傳統、社會制度、文化理念不同,部分人對中國缺乏真實了解。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充分證明,和平穩定的外部環境是中國實現快速發展的基本條件,而中國的發展也為世界和平與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世界的和平與中國的發展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我們最大的愿望就是讓中國發展得好一些,13億中國人民的日子過得更好一些。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價值是“以和為貴”。“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擴張”是中國的既定國策,“對內求和諧、求發展,對外求和平、求合作”是中國的戰略目標。中國軍隊發展服從服務于和平發展的國家戰略,根本目的是為了維護國家安全與統一,確保經濟社會發展順利進行,中國軍隊的發展沒有也不會改變中國國防政策的防御性,世界對中國發展不應感到擔憂,更沒有必要感到恐懼。貴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說得好:“我們唯一的恐懼就是恐懼本身”。中國軍隊始終真誠推動中美兩軍關系發展,并付出了積極努力。例如,即使在中美兩軍關系陷入低谷時,兩軍之間的檔案合作仍然在繼續,中國人民解放軍檔案館的劉義權同志在癌癥晚期的情況下,仍忍著病痛和他的同事們歷經千辛萬苦,查找貴軍二戰時在華失蹤人員線索,用他的生命和執著譜寫了中美兩軍友好合作的精彩篇章。

  各位朋友,中美兩國兩軍關系既重要又復雜。幾十年來中美關系的發展歷程充分表明,當美國重視中國、尊重中國核心利益的時候,中美兩國兩軍關系發展就比較順利;而當美國忽視中國、傷害中國核心利益的時候,兩國兩軍關系就會遭遇挫折,這是歷史給我們的深刻啟迪。只要雙方登高望遠,互相尊重,照顧對方核心利益,中美關系就能順利發展。

  推動中美軍事關系新發展,我感到做好以下幾個方面的工作非常重要。

  一是要準確把握新形勢下中美軍事關系定位。中美軍事關系是兩國合作伙伴關系在軍事領域的具體體現,以相互尊重為前提,以雙方根本利益為核心,以溝通交流為基礎,以務實合作為抓手,以互利共贏為目標,反映了中美兩軍關系的時代特征。近年來,盡管中國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但與美軍相比仍存在很大差距。中國從來沒有主動挑戰美國的意圖,歡迎美國為維護和促進亞太地區的和平、穩定、繁榮發揮建設性作用。希望美國朋友客觀、準確地看待中國和中國軍隊的發展,相信中國和中國軍隊是可以放心打交道的伙伴。

  二是要積極開展兩軍各領域交流對話與務實合作。溝通交流是加深了解、擴大共識的重要前提,務實合作是增進互信、鞏固發展友好關系的有效途徑。我們愿與美方共同努力,以交流促互信、以互信促合作、以合作促發展。我與馬倫將軍在許多方面達成重要共識,中美兩軍將保持高層交往,加強機制性對話和專業交流,深化在人道主義救援和打擊海盜等非傳統安全領域的合作。只要中美雙方本著“由易到難、循序漸進”的精神開展務實合作,中美軍事關系就一定能夠展現強大的生命力,結出豐碩的果實。

  三是要妥善處理分歧和重大敏感問題。中美之間擁有廣泛的共同利益,如果看不到合作的主流,就會動搖發展兩國兩軍關系的信心;如果處理不好矛盾和分歧,就會動搖兩國兩軍關系的基礎。照顧彼此關切、妥善處理重大問題,就能使兩國兩軍關系健康、穩定發展,否則就會影響雙邊合作、影響兩國兩軍關系持續發展。臺灣問題事關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是中國核心利益所在,坦率地說,也是引發中美關系緊張的主要根源。中方在臺灣問題上的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也是堅定不移的。我非常敬重貴國總統林肯對維護美國主權和領土完整所作出的重要貢獻,特別贊同他的歷史名言:“聯邦不容分裂,我將竭盡全力捍衛聯邦的完整。”如果美方能夠換位思考,理解并支持中方在臺灣問題上的立場,妥善處理中美兩國間的重大敏感問題,中美兩國兩軍關系就能夠沿著正確的方向健康、穩定、可靠且持續發展。

  尊敬的朗杜將軍,各位朋友:

  在我即將結束演講的時候,我想給大家講述一個發生在半個多世紀以前的故事。二戰期間,美國支援中國抗日的陳納德將軍及“飛虎隊”前往中國時,曾帶去數百只信鴿。今天,這些信鴿的后代仍在中國成都軍區的一支部隊服役。鴿子,是和平與友誼的象征。在通信手段高度發達的今天,信鴿曾經具有的軍事通信功能已大大弱化,中國軍隊保留這些信鴿,更主要的是為了銘記中美攜手抗擊法西斯,并肩維護和平的光榮歷史。

  軍校是培養高素質軍事人才的搖籃。我引以為豪的是曾擔任過中國軍隊兩所指揮院校的校長,我特別欣慰的是看到自己培養的學員成為軍隊建設的棟梁,這次見到美國軍校的同行們感到十分親切,喚起了我對過去軍校時光的美好回憶。貴校在世界上享有盛譽,我十分欽佩你們在人才培養上取得的突出成績,在座的學員們代表著美國軍隊的未來,鞏固發展中美兩軍友好合作關系的重任將歷史性地落到你們身上。我衷心希望你們以寬宏的戰略視野和開闊的胸襟看待中美關系,以實際行動為中美兩國兩軍關系的發展注入新的活力,把中美兩軍友好的接力棒傳下去,為造福兩國人民、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作出積極貢獻!

  謝謝大家!

亚洲成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