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1jttx"></ins>
<cite id="1jttx"></cite><ins id="1jttx"></ins><progress id="1jttx"></progress><ins id="1jttx"></ins>
<cite id="1jttx"><noframes id="1jttx"><th id="1jttx"></th>
<thead id="1jttx"></thead>
<ins id="1jttx"></ins>
<ins id="1jttx"><i id="1jttx"><address id="1jttx"></address></i></ins>
<ins id="1jttx"></ins>
<progress id="1jttx"><i id="1jttx"></i></progress>
<address id="1jttx"><del id="1jttx"></del></address>

李繼耐:人民藝術家閻肅

  2010年7月25日晚,空軍政治部隆重舉行了閻肅作品音樂會,軍委領導觀看演出后,對閻肅同志為軍隊文藝工作和國家文化事業作出的重要貢獻給予了充分肯定,稱贊他是忠誠于黨的軍隊文藝戰士、德藝雙馨的人民藝術家。

  我是閻肅同志藝術創作輝煌歷程的見證者。我在年輕的時候,就非常喜愛他的作品,在近幾年的工作交往中,我對他有了更加深切的了解。我對他的人格很敬佩,更為他八十年輝煌人生路、六十載孜孜藝術情深受感動。

  60年來,作為空軍政治部文工團創作員,閻肅同志始終與偉大祖國的發展同行,與人民群眾同呼吸共命運,矢志不渝地謳歌主旋律,80歲高齡依然活躍在文藝工作第一線。他先后創作了1000多件文藝作品,獲得100余項國家和軍隊文藝大獎,參與策劃或主創了大型音樂舞蹈史詩《復興之路》、央視春晚、全國雙擁晚會等100多場重大文藝活動,多次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嘉勉。60年來,他創作的一部部紅色經典猶如一道道亮麗的風景,鼓舞和激勵了幾代人;他藝術生涯的累累碩果,成為偉大時代闊步前進的藝術標記和我們這個民族彌足珍貴的精神財富。

  有人把閻肅的藝術成就稱作“奇跡”。我認為,“奇跡”的誕生絕非偶然。只要我們了解他不平凡的藝術道路,走進他豐富博大的內心世界,就不難發現他創造“奇跡”的奧妙所在。

  閻肅同志對黨有著深厚的感情,無論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堅定地愛黨信黨跟黨走。記得他曾說過,他這一輩子做了6個正確選擇:一是離開修道院去南開中學讀書,二是在涌動的時代大潮中做進步青年,三是新中國成立后放棄學業投身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工作,四是服從分配從前臺到幕后搞專業創作,五是下部隊當兵鍛煉,六是“文革”期間有人勸他脫掉軍裝并委以重任,他堅決回絕。這些在關鍵時刻做出的選擇如同一把把火炬,照亮了閻肅同志的人生道路,并最終鑄就了他對黨的矢志忠誠和堅定信仰。“一片丹心向陽開”,這高昂的歌聲是閻肅筆下革命者發出的錚錚誓言,也是閻肅的人生主旋律。

  1991年,蘇聯解體后,世界社會主義運動處于低潮。就在這個時候,閻肅同志受領了歌劇《黨的女兒》的創作任務。他把對黨的一腔熱血化作跨越時空的激情詩行,生動刻畫出一位面對嚴峻考驗堅守理想信念的普通黨員的光輝形象。《黨的女兒》上演后,在社會上引起巨大反響。觀眾盛贊該劇是一曲中國共產黨人的正氣歌,是一堂撼人心魄的生動黨課。

  讓每一首軍歌成為激勵官兵的號角,是閻肅同志堅持不懈的藝術追求。他最愛穿的是軍裝,最愛去的是軍營,最愛寫的是軍歌。他無數次上高山、下海島、走邊防,足跡踏遍了空軍幾乎所有類型的單位以及其他軍兵種的部分部隊,寫出的《我愛祖國的藍天》、《軍營男子漢》、《長城長》、《我就是天空》、《云霄天兵》等軍歌,抒發了革命戰士愛國報國、樂于奉獻的壯志豪情,充溢著軍人的陽剛之美、英雄之氣,成為軍營傳唱不衰的紅色旋律。

  他創作的題材極為廣泛,不僅寫軍營、唱官兵、吟頌黨和國家軍隊的大事,還把敏銳的筆觸伸向社會各個領域,聚焦群眾關注的熱點問題。為電視連續劇《西游記》創作的主題歌《敢問路在何方》,不僅唱出了唐僧師徒西行取經的韌勁,更唱出了國人在改革開放之初勇于探索的闖勁。為央視紀念《商標法》頒布10周年晚會創作的“打假”題材歌曲《霧里看花》,竟被他寫得那樣唯美、朦朧、富有哲理,讓人回味無窮。《變臉》和京腔京韻系列歌曲,則以濃郁的“中國風”展示中華文化的魅力。這些風格各異、膾炙人口的經典之作,無不彰顯民族特色、弘揚傳統文化、緊扣時代脈搏。貫穿其間的不僅是閻肅同志深厚的藝術造詣,更是他高尚的社會責任感和執著的人文情懷。

  年年歲歲,閻肅同志從火熱的生活里,從一座座飄揚著英雄旗幟的軍營里吮吸藝術的甘泉。他常說,閱歷即財富,沒有速成的藝術品,必須下功夫積累。可以說,閻肅正是把自己幾十年來豐厚的人生體驗沉淀入心,才釀出了一首首醇美的歌。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末,組織上安排他到基層當兵鍛煉,他倍加珍惜這個難得的體驗生活機會,老老實實地當兵,很快融入連隊,與官兵打成一片,在軍營的熔爐里“燒了又化、化了又燒”,足足待了一年半,打下了扎實的生活功底。他滿腔熱情地擁抱生活,生活也無私地賦予他藝術創作的靈感和激情。在創作歌劇《江姐》時,他四下江南、兩度入川,采訪了江竹筠烈士的20多位親人和戰友。這些所見所聞與他解放前在重慶的親身經歷相互交織,飽含愛憎、浸透血淚的文字噴涌而出,一個鐵骨錚錚的江姐形象躍然紙上。

  歌劇《江姐》一上演即引起轟動,創造了一年內演出257場、5次復排演出500多場的紀錄,堪稱新中國歷史上影響最廣、傳唱最久的紅色經典,樹起了民族歌劇的重要里程碑。劇中所展現的“紅巖精神”,已成為激勵一代又一代中華兒女不懈奮斗的強大精神力量。毛主席觀看《江姐》后給予高度評價,并親切接見了閻肅同志。2008年中國歌劇高峰論壇發行的紀念郵票精選出中國歌劇80年的8部代表作品,《江姐》和《黨的女兒》均在其中。

  思想的厚度成就藝術的高度。閻肅同志巨學多才,博采眾長,他深厚的理論素養、扎實的生活積累、厚重的文化底蘊和藝術素質,在文藝界眾所公認。他的作品融思想性、藝術性和民族性于一體,在恢弘的主題和深邃的意境中體現出深沉的歷史感和開闊的視野,具有豪邁博大的氣象,可以說是“飽蘸滄海風云,書寫時代旋律”。他的作品大雅歸俗、大俗近雅,寓意深雋而文字精妙,匠心獨運且渾然天成,既有“下筆便有絕塵之句”的驚嘆,又有“絢爛之極歸于平淡”的質樸生活氣息。他善于用搖曳多姿的賦體手法擁抱多種題材,以雄渾典雅、豐贍明朗的藝術風格獨樹一幟。

  古人說“吟安一個字,捻斷數莖須”。閻肅同志是一位勤奮的耕耘者,不少精品佳作都是他多年思考和積淀的結晶。在創作中,他常常為一句歌詞揣摩幾個星期,為一個字茶飯不思。每一首歌詞的背后,都是多少個輾轉反側的日日夜夜。這種追求卓越、精益求精的精神和作風,使得他的作品不但一經推出即廣為傳唱,而且在漫長的歲月中經得起歷史的檢驗。捧讀他的一部部經典之作,我不由感慨:打磨作品,他也在打磨著自己的人生;投入作品,他投入的是整個生命。正因為如此,他才成為藝壇了不起的“常青大樹”。

  在藝術上常出大作品的閻肅,在生活中卻甘于扮演“小角色”。他常說,“別太把自己當回事,我就是個普通人。”面對一頂頂耀眼的桂冠,面對不絕于耳的贊譽,他居功不自傲、藝高不自滿,永葆普通黨員、普通老兵、普通文藝工作者的本色。對文藝新人,他傾心呵護、無私提攜,把藝術的接力棒傳給年輕人。他品德高尚,對家庭也極端負責,是名副其實的“模范丈夫”、“慈愛父親”、“可托付的大哥”。他激情燃燒,樂觀向上,童心未泯,正如他自己所說,“像孩子一樣快樂,像孩子一樣簡單,像孩子一樣好奇”,以超然率真的心境笑對人生,不斷煥發藝術創作的活力。

  閻肅同志是事業的強者,也是人生的智者。他曾寫過一首詩歌《昨天、今天、明天》,告訴人們:人的一生不過三天,“不要忘記昨天,認真計劃明天,好好把握今天。”從詩中可以看出,他對人生的真諦悟得非常深透。今年他80華誕時,我送給他一副對聯——“生只三日藝壇勤修壯心不已佳詞妙句比梅蘭香留華夏,歲已八旬軍旅躬耕豪氣依舊好戲奇文效松竹情灑神州。”這副對聯表達了我對他的由衷敬重和真誠祝福。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如果活到100歲,我要再寫紅歌20年!”八十華誕時的錚錚誓言音猶在耳,閻肅同志又邁著矯健的步伐開始了藝術創作新的征程。在此,我再次衷心祝愿閻肅同志老當益壯、身康筆健,永葆藝術生命的春天!同時,希望軍隊廣大文藝工作者,深入貫徹落實黨中央關于推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的戰略部署,認真學習貫徹胡錦濤總書記最近在中央政治局第22次集體學習時的重要講話精神,自覺踐行當代革命軍人核心價值觀,堅持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前進方向,努力創作更多深受部隊官兵和人民群眾喜愛、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相統一的精品力作,為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亚洲成人电影